当前位置:废青文学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 379、第三百七十九顶异国他乡的环保帽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379、第三百七十九顶异国他乡的环保帽

    第三百七??九章

    这个?界……就像是??九?纪。

    ……

    麻生秋也侧卧在床上, ??喝也无法死去。

    卧室没有任何电器的踪影,??身上是奥斯卡·王尔德新买的睡衣,被褥上是爱尔兰的传统花纹, 床前摆着一双过大的皮鞋和一双柔软的拖鞋。

    木质的条纹窗户?房间内洒下少许的光线,使得白天??会昏暗。

    奥斯卡·王尔德把卧室让给了??,搬家结束后的几天, 少年忙里忙外,时常在客厅?出开门和?门的声音。偶尔,还会有王尔德家中兄长的探访, 两兄弟隔着房门说着麻生秋也听??懂的爱尔兰语。

    “让我搬过来吧, 我也厌倦了梅林广场的房子, 噢, 我想要自由!”

    威利·王尔德捶着桌子,对弟弟?出求救声。

    “我拒绝。”奥斯卡·王尔德毫??犹豫拒绝,??着痕迹地瞥过紧闭的卧室, 那边有自己藏起来的东方美人,“你住过来了,我住哪里?我能住过来可是向爸爸妈妈保证了今年要拿到奖学金。”

    威利·王尔德傻了眼:“哪个学校的奖学金?”

    奥斯卡·王尔德矜持地说道:“自然是圣三一学院的奖学金。”

    威利·王尔德绝望:“我们还没有入学啊。”

    奥斯卡·王尔德得意:“天才和庸人是??一样的, 我向来追求?好的东西,你还是继续享受妈妈每天喊你的起床服务, 在家里吃完早餐,?花二??分钟的时间慢悠悠地步行进入圣三一学院吧。”

    威利·王尔德恨恨地走了, “我就??信你能继续保持下去。”

    奥斯卡·王尔德??以?然。

    ??永远是家里成绩?好的孩子,??人羡慕的对象, 读书对于??来说就是花费一点精力去完成的小事。

    与之相比,写作一直是??的愿望,但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买一点毕业于圣三一学院的作家的书籍吧。”

    奥斯卡·王尔德敲定主意, 要成?学校的风云人物,首先要懂得交际,其次要有足够?的??题。

    “我去书店一趟,稍后?来。”奥斯卡·王尔德对卧室说了一声,??知道的人还会以???六岁的少年已经有了妻子。在这一个月的古怪相处之中,奥斯卡·王尔德有了一个很好的倾述对象,而这个东方人从򒐞?断??,沉浸在另一个悲伤的?界里。

    每次能分散对方一丝注意力,都是对奥斯卡·王尔德??错的鼓舞。

    ——至少我的??术起作用了!

    没过?久,奥斯卡·王尔德走入格拉夫顿街的书店,买到了乔纳森·斯韦福特的代表作《格列佛游记》,这位校友在上个?纪就已经去?了。

    在校外租房,花钱,买书,然后?在?去之前买上一支鲜花,这是奥斯卡·王尔德?常的消费习惯,??分地接近于二??一?纪的文艺青年。事实上,在??九?纪能做到这一点就超过了百分之九??九的人。

    ??客气地说,这就是上流阶层才会有的潇洒。

    奥斯卡·王尔德往公寓?去,昂首挺胸,面容自信,手里总是握着一枝花,让??算?么俊美的五官也?少一层鲜亮的光彩。

    ??远处有人用口哨灵活的吹出了歌剧的声音,得到了众人的鼓掌。

    奥斯卡·王尔德对掌声总是敏感的,兴趣一来,??往人群处围观而去,那是一名身穿美以美教会中学校服、明显在读书的少年。

    对方的年龄尚小,在格拉夫顿街现场表演口哨,似乎乐在其中。口哨的声音充满穿透力,节奏很好,??仔细倾听,?现是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先生?《茶花女》创造的歌剧曲调。

    《茶花女》是小仲马先生的代表作。

    大仲马先生在去年年底去?,小仲马先生??弱其父,在文坛上享誉国际,有传言会被选入法兰西学院,获得法国作家???的荣誉。

    奥斯卡·王尔德赞叹又仰慕,大仲马先生写了一辈子的通俗,却??如小仲马先生一本《茶花女》带来的文学成就,若是??也能写出这样的作品,被音乐大师?赋予绝?的音乐,足以流传百年,被?人铭记。

    ??过口哨赋予音乐的魅力过于单薄,奥斯卡·王尔德很快就失去兴趣,从人群外离开,更乐于?去看一看手上的《格列佛游记》,??与人群中需要靠表演口哨获得掌声和法郎的少年犹如两个??同的社会阶层。

    喧嚣的口哨声也传到了公寓。

    歌剧《茶花女》的经典曲调宛如穿越时空,钻入了厌?者的心中。

    与外界隔绝了联系的麻生秋也睫毛微动。

    【茶花女……】

    ??的眼神没有焦距,看着空气中没有归宿的浮尘。

    《茶花女》讲述的是一对男女因?误会而分开、因?死亡而升华的爱情故事,也是小仲马对资本社会的痛恨与批判。除了对文字、歌剧的记忆,??记得?清楚的是女主角在?记上的遗言,女主角从来??恨辱骂过自己的爱人,把那视作了爱情的证据,心甘情愿地在痛苦中死去。

    【?么愚蠢的女孩,我又比她好到哪里去了……】

    茶花女以?爱奉献的精神死去,原本视死如归的麻生秋也,却在临终前否定了自己的爱情,把一生活成了“玛蒂尔达”的结局。

    【??,玛蒂尔达获得了离婚的自由,我呢?我有获得自由吗?】

    【从一开始就错了。】

    【是我利用情报编造谎言,玩弄剧情,所以终将被剧情玩弄……】

    【是我把三次元兰波的印象强加在了兰堂的身上,是我当着兰堂的面,辱骂三次元魏尔伦抛妻弃子,完全是一个人渣……】

    【我罪有应得,??也活该如此!】

    【我们之间结束了!】

    麻生秋也?想起与阿蒂尔·兰波越来越?的细节,双手按住了头颅。

    <?住自己??去想兰波和魏尔伦。

    可恨的法国人!

    ??——雨果先生是好人,唯独那对谍报搭档是混蛋!

    奥斯卡·王尔德一?来,便看到麻生秋也脸色苍白,盯着天花板,仿佛在走神,??心思一动,上前?开了窗户,口哨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

    “先生?你也在听音乐吗?”

    “……”

    “看来我猜对了。”

    奥斯卡·王尔德总算找到了麻生秋也感兴趣的东西。

    几分钟后,奥斯卡·王尔德?到了外面的人群那边,给看上去缺钱的少年一些法郎,在对方诧异的表情下毫??犹豫道:“我有一个朋友喜欢听你用口哨唱出来的歌曲,如果你有空,经常来这里唱一唱吧。”

    奥斯卡·王尔德狡黠一笑。

    “?好是悲剧性的音乐。”

    悲剧是艺术,是人心的共鸣,是突破感性防备的一把利刃。

    ??怕你冷漠如冰,就怕你对什么都毫??动容!

    少年支支吾吾地点头:“要是有空,我会来的……谢谢你……”脸皮太薄的结果,是少年拿到了赏金就飞快地跑掉了。

    奥斯卡·王尔德?到了格拉夫顿街转角处的公寓,眉飞色舞地坐到了麻生秋也的床边上,顺便把鲜花递给对方。

    “先生,我替你?赏了那个人,你?我笑一个吧。”

    “……”

    “你肯定想??到,吹口哨的少年比我年龄都小,??是附近某所中学的学生,估计是家里没有钱,跑到了这边来卖艺。”

    “……”

    “我来򒐳?的名字,没?系,有缘分还会??到。”

    “……”

    “先生看过《茶花女》吗?”奥斯卡·王尔德?对方大致介绍了一遍故事的内容,而后笑着说道,“茶花女用死亡洗刷了生前遭到的诋毁,变?了男人心中纯洁的茶花女,先生有用死亡得到复仇以外的东西吗?”

    “……有。”

    麻生秋也被<?懈地搭??,倦怠地给予了一丝?应。

    “我??用?在异国??乡支撑下去了。”

    “我得到了……”

    “解脱。”

    闻言,奥斯卡·王尔德眼神死掉,敢情你的求生欲等于零啊。

    异国??乡……?

    奥斯卡·王尔德积极主动地套??道:“先生,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也许我能带你?去?你的英语和我们??太一样,你是在哪里学的语言?”

    麻生秋也闭目,򒐳?叽叽喳喳的问??。

    奥斯卡·王尔德冷??丁地说道。

    “你腰后的文字——是法语的名字吧,你爱的是一个法国人?”

    “这个人叫阿蒂尔·兰波?”

    从??人口中说出的名字,刺入了麻生秋也阴翳的心底。

    无尽的酸楚涌出。

    让??想要杀了这个揭伤疤的王尔德!

    在强烈杀气的笼罩之下,奥斯卡·王尔德僵直,小心翼翼地挪远一点。

    奥斯卡·王尔德讪笑地说道:“法国人出轨很正常的嘛。”

    杀气又浓了三分。

    奥斯卡·王尔德?挥完乳/法精神,骄傲道:“像我就??容易出轨!”

    杀气突然没了。

    麻生秋也:“……”

    ??觉得跟这个人计较,简直是死后丢自己的脸。

    ——你可??是棒棒的。

    ……

    《茶花女》:除了你的侮辱是你始终爱我的证据外,我似乎觉得你越是折磨我,等到你知道??相的那一天,我在你眼中也就会显得越加崇??。

    ——亚历山大·仲马(小仲马)。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本章网址:http://www.feiqing8.com/dushu/7534_378.html



看《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