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废青文学 >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 第154章 重振河山(20)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第154章 重振河山(20)

    第一百五十四章

    邓蔚卓猛然从噩梦中惊醒。

    他满身冷汗淋漓, 下意识地紧握住双手,隔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两只手都在颤抖。

    失重的感觉依然盘旋在他的脑海。

    严格意义上说,那并不算一场噩梦。

    他又一次梦到了那个悬崖, 那片战场。

    炮火隆隆,杀声震天。

    他像一个旁观者, 在梦中看着那个与自己有着完全相同的模样、同样的名字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带人抬担架从战火中往下抢伤员。

    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甚至, 在被逼到山崖的时候, 那个陌生的自己面无惧色, 直接纵身跃下。

    邓蔚卓在心中告诫自己——

    那绝对不是我。

    他是会审时度势的聪明人。

    无论什么吹得天花乱坠的理想还是蛊惑人心的“信仰”,都绝不会、也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的性命。

    从那连续剧般的梦中情境来看, 他甚至还是个在国外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夫。

    留洋归来,又是稀缺的专业人才, 都那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想大隐隐于市安心过好普通人的日子,亦或是想要出人头地卓然众人, 对于讨他邓蔚卓来说,都不应该是难以实现的目标。

    可那个顶着与自己相同姓名和容貌的人, 却偏偏选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对自己没有丝毫价值的路。

    一条死路。

    什么舍生取义,什么视死如归,不是他会做的事。

    可那些他在梦中看到的人, 却如此鲜活……

    捐躯赴国难, 视死忽如归*。

    那些上个世纪拍摄的黑白老电影,那些放到现今来让人不敢置信的举动, 就活生生地在他的眼前上演。

    他原本已经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人。

    邓蔚卓用颤抖的手抓过床头的杯子, “咕咚咚”地灌下一整杯。

    水已经凉了, 像一块冰一样滑进他的胃里。

    青年反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这是梦。

    他告诉自己。

    然后督促大脑进行确认。

    梦里那个叫宁馥的女人,和那个给了他希望、又令他恶心的人,是绝对不同的。

    邓蔚卓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魔障了。

    ——否则,他怎么会在自己的梦境中“创造”出一个“宁馥”的形象呢?

    梦中的那个宁馥,像一枚寒夜里引路的星辰,像一团冬日中燃烧的太阳。

    那种奔赴信仰的力量,如同劲风般席卷而过,刮散人心中的腌臜丑恶,扬去人天性的自私苟且。

    吹散雾,吹散云,吹散雨。

    直吹得天地浩荡,星火燎原。

    ***

    正兀自出神,邓蔚卓突然听到楼上卧室中传来一阵响动。

    他立刻警觉。

    ——整栋房子里,按常理应该只有他和田阿姨两个人。而他们两人的卧室,都在楼下的客房。

    青年想了想,还是翻身下床,从门后找出一根棒球棍,赤着脚,悄无声息地顺着楼梯摸了上去。

    响动是从主卧里传来的。

    邓蔚卓拎着球棍,静静地站在门的一侧。

    终于,门把手轻轻地转动了。

    邓蔚卓扬起球棍。

    “——啊!你是谁?!”

    邓蔚卓的球棍挥下,从主卧中鬼鬼祟祟溜出的黑影下意识地抬手格挡,小臂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爆发出一声痛呼。

    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她还很有战斗精神,不顾疼痛,伸手就去抢夺邓蔚卓的武器,一边大声呼喊让田姨报警。

    邓蔚卓已经知道这是谁,松了手,任由人将球馆抢去了。

    房子里灯光大亮。

    从梦乡中被唤醒的田姨披着衣服,站在客厅中怔楞地望着楼上正僵持对视的二人,“你们这、这是干什么?”

    宁舒英盯着邓蔚卓看了两眼,这才回想起这人的身份。

    但她脸上没有像往常一样,立时露出厌恶的神情,目光反而变得复杂。

    这种复杂几乎不想是会在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脸上出现的。

    邓蔚卓迎上她的目光,也是一愣。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后背上突然窜起一层寒意。

    最后还是青年率先反应过来,他朝着楼下疑惑又紧张的田姨道:“没事,抱歉田姨,舒英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家里进贼了。”

    田姨看了看两人,“都没事吧?”

    二人皆是摇头。

    田姨回去前又叮嘱,“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休息啊。”

    在这位在宁家上管宁夫人,下管别墅内各帮工佣人的田姨的注视下,两个人都不能再多说什么,只对了一个眼神。

    邓蔚卓道:“最近物理有什么不会的题目吗?”

    他不等宁舒英给出否认的回答,便继续道:“明天我等你,就在这里,给你补习一下。”

    在田姨殷切、赞许、欣慰的目光中,宁舒英咬着后槽牙,吐出了一个“好”字。

    ***

    别墅的主人不在家。

    最近有拍卖会,宁舒英知道这种场合她母亲很喜欢,经常飞到国外去参加。

    在以往,她是根本不在乎宁馥又去了哪里的。

    但从那一场穿越之后……

    总之,宁舒英心情复杂。

    她原本以为这次穿越,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会在那个时空中终结,却不想,在她刚刚从抗大毕业,雄心勃勃准备投身事业的时候,一夜之间,就又回到了现在这具十五岁的,少女的躯体里。

    宁舒英适应了好几天。

    她并不知道二十四岁这个时间点到底会发生什么,她既没有在那个时空中死亡,也没有爱上谁、被谁爱上、又或者集齐了什么成就,为什么会让她穿越回来?!

    在内心深处,宁舒英不愿承认的是——

    比起现在这个无趣的世界,如果让她拥有选择权,她或许真的会选择永远留在那个战火频仍,物质匮乏的年代。

    在那个年代里,她找到了可以追寻一生的理想和事业,找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

    找到了一个,亲手给她剥芋头的人。

    天知道当她醒来,望着ktv里光影错乱的天花板,被同学笑着问一句,“今儿怎么喝一杯就到了呀?”的时候,她心中是多么错愕、愤怒、怅然若失,百味陈杂。

    原来她付出性命,热血沸腾的一切——

    竟然都是一场梦么?

    她像一个溺水者,试图抓住任何与那段历史、与自己那段经历相关的蛛丝马迹。

    ——就像抓住救命稻草。

    但她不敢回家。

    醒来后的一星期里,宁舒英要么是借宿在狐朋狗友家中,要么就是在外面玩到半夜,随意开个房间。

    她害怕面对家里那个,被她呼作“母亲”的,与宁馥有着相同名字的女人。

    因为她太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了。

    她自私,从来不关心其他人的感受;她嫉妒,丈夫的任何一丝注意力都不被允许分出去;她疯狂,连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都要下手。

    她是宁馥的每一个反面。

    宁舒英害怕回到家,见到“那个宁馥”,会彻底毁掉她的回忆。

    然后她就被打包塞进了学校的暑期项目。

    在那座博物馆里,她亲眼所见,亲手触碰,都是曾经真实发生的历史。

    这仿佛给了宁舒英勇气,给了她回来面对这该死的、可恨的真实世界的主心骨。

    她也不得不面对心中的疑惑。

    那个时空中的邓蔚卓,是不是现在的邓蔚卓?

    那个时空中的宁馥……是不是现在的宁馥?

    她不知道自己期待的答案,究竟是“是”还是“否”。

    昨天夜里,趁着宁馥不在家里,她偷偷回家,摸进了主卧。

    ——她想偷翻一些宁馥的老照片。

    她想看一看,那人年轻时的模样,是否也与自己记忆中的人,一模一样。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本章网址:http://www.feiqing8.com/dushu/12252_157.html



看《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的书友还喜欢